<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笔趣阁 > 天启预报 > 第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第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就算是必中的初见杀在死过那么多次之后傻子?#19981;?#26412;能地学会躲闪吧

如今的?#31508;?#38500;了运气之外?#33618;?#20381;靠自己丰富的死亡经验来同他周旋

倘若放在命运之书中进行评级的话红手套的专精的匕首搏斗等级毫无疑问有LV8以上的水准这种级别对自己这种弱鸡而言近乎是一击必杀的恐怖差距

想要赢的话

他当着红手套的面松开了左手源质构成的沉重武器在瞬间消散回归了?#31508;?#30340;灵魂

如此?#22238;?#22320;放弃了自己最有利的武器

下一瞬当他蹩脚地扭身闪过红手套的匕首时双脚却骤然在地面上站定了弯腰扎马紧接着

军体拳第一套第一式

弓步冲拳

?#20800;?br />
他拳头砸在了红手套的胸口隔着绷带崩裂的伤口泛起一层猩红

舍弃了沉重的斧后他的动作岂止快了一倍只不过他的力量却太过孱弱和足以在擂台上一击KO对手的拳王重炮相比完全还停留在不疼不痒的范畴

可就在被击中的瞬间红手套的动作却骤然一?#20572;?#19981;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涨红的?#25104;?#20960;乎滴出血来瞬间在暴雨中泪流满面呛咳不止

催泪瓦斯爽不爽

?#31508;?#21671;嘴再次握紧了左拳

伴随着他五指收紧有漆黑的沙砾源源不断地?#28216;?#25351;的缝隙?#26032;?#20986;在丰沛的水汽中雾化向下流出

劫灰

圈禁之手的本质在于源质和物?#25163;?#38388;的转化也就是说?#31508;?#33021;够将自己原本属于灵魂组成的源质转化为物质范围限定在铁质的藩属之内

而作为?#31508;?#33021;力的副产物承载劫灰中那浓郁?#32431;?#21644;悲?#35828;ģ?#20415;是这些细碎到几乎肉眼无法分辨出的铁砂

一旦进入了伤口中的血液之后就会立刻爆发开来回归源质将?#31508;?#30340;?#32431;?#24378;行灌输给他的敌人

在结合了军体拳之后这一招姑且可以称之为军道杀拳催泪瓦斯了吧倘若如果自己是个充满正能量的?#35828;?#35805;这一招就可以变成?#25910;?#24555;乐拳也说不定

只可惜这跟自己这一台冷酷无情的负能?#24656;?#36896;机有什么关?#30340;兀?br />
于是他上前躲避着那一把胡?#19968;游?#30340;匕首握紧左拳对准了红手套的脸一拳

这一拳是为?#27515;?#26472;

然后又是一拳

这一拳是为?#27515;?#26611;

不顾从脸侧划过的匕首他和红手套纠缠在一起就像是厮杀的野兽一样毫无章法地将自己蹩脚的军体拳打在那一张分崩离析的?#25104;希?#28982;后将自己的?#32431;?#27627;不保留地同红手套分享

最后握紧了拳头倾尽了所有的怒火和?#32431;?br />
这一拳是为了我自己

?#20800;?br />
红手套的匕首脱手而出钉在?#31508;?#30340;脖子肩膀上而他的?#28304;?#22312;?#31508;?#30340;拳头下就像是一个?#35780;?#29699;一样几乎被从脖子上打得掉下来了

他奋进了所有的力气抬起脚将骑在自己身上的那个少年踢了出去踉跄地爬起来捂住了在?#32431;?#20914;击中好像快要炸裂的颅骨嘶哑咆哮

?#21834;?#20320;他妈究竟是什么鬼

打听的这么详细干嘛你们那儿也要?#20449;?#37070;吗

在暴雨中?#31508;?#32531;缓地从地上爬起向着他咧嘴于是那一张染着血的面孔露出笑容?#39608;笔?#30007;十七岁是正义的高中生大概

这便是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

紧接着?#31508;?#20877;一次张开手苍白的火从手掌中燃起倾尽了自己最后一点源质握紧了无形的武器

如是拖曳着沉重的斧他一步步地向前?#39608;?#26469;中场休息和自我介绍都要结束了朋友

让我们

尖锐的声音骤?#27088;?#21457;无形的斧自地上划出深邃的划痕稍纵即逝的火花自如瀑的暴雨中?#26432;?#32780;出

愤怒如火将看不见的斧?#29481;?#32418;了照亮少年苍白的面孔还有他嘴角勾起的狰狞弧度

?#21834;?#20877;次开始吧

漆黑的天穹之上有炽热的电光横过暴戾的光穿梭在令人窒息的大雨之中雷霆迟迟而来

这便是战斗的末尾了

在红手套的身后跑车中的焚烧的摇滚也终于演唱至了最高?#20445;?#25405;歌在嘶哑的歌唱回荡在好像要将全世界都淹没的雨?#23567;?br />
红手套面无表情地缓缓起身

迎着?#31508;?#25569;紧双拳遍布裂痕的指节彼此摩擦噼啪作响

标准地罗马徒手搏击术

这一次他在没有任何犹豫和恐惧

哪怕同归于尽也好

只需要一击

那一瞬间两人嘶吼的声音自蒸腾的水汽中响起隔着厚重的雨幕有铁的碰撞自雷声之间勃发

自狂奔之中?#31508;?#22070;吼奋尽全力将自己手中的劈斧投出雨?#27088;毫?#20102;发出凄啸

斧刃在消散之前斩入了红手头的肩头

锁骨被劈碎的声音就好像柴火在火中烧断的声响一样

那一瞬间红手套来不及躲闪感觉到那个少年撞在了自己的身上带着冰冷的铁将自己的躯壳贯穿了

是那一?#35328;?#26412;钉在?#31508;?#32937;膀上的匕首

巨大的力量顶着他向后一步步地直到将他顶在那一辆报废的跑车之上那一把贯穿了躯壳的匕首深深地楔入了车壳中就好像钉子一样

永别了红手套

这是?#31508;?#26368;后的低语

在恍惚?#31361;?#27785;中红手套好像听到?#31508;?#35828;了什么可是他低下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听清楚雨声太大了

只有破碎的CD机里的歌声萦绕在耳边那是歌者沙哑的呢喃

Youre  face  to  face

With  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与你面对面的是这个背弃世界的人

在看到?#31508;?#28857;燃火柴的那一瞬间他自嘲地笑了疲惫地垂下了眼睛?#39608;?#21834;原来东夏的高中生也是一群怪物啊

在无穷尽的暴雨中那一根火柴从?#31508;?#30340;手中缓缓落下

落尽了破裂的油?#23383;小?br />
很快随着歌声的中断巨响轰鸣迸发

赤红的?#19968;?#20174;赤红的跑车中喷涌而出向着天空升腾而起将触手可及的所有尽数吞?#24359;?br />
将一切焚烧殆尽

很快又熄灭了刺鼻的浓烟中只剩下一只焦黑的红手套静静地躺在残骸中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痕迹

终于结束了啊乌鸦落在他的肩膀上轻声感慨?#39608;?#28418;亮得像是奇迹一样做的真不错啊?#31508;?br />
?#31508;?#27809;有说话只是疲惫地依靠在集装箱上坐在雨水?#23567;?br />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七年前那个第一次握住武器的自己

如果是?#31508;?#30340;?#31508;?#30475;到眼前的场景一定会软弱的哭出?#31383;ɣ?br />
可过去那个?#31508;?#24050;经被自己亲手杀死了随着那个噩梦一起

这一定就是所谓的成长吧

I  gazed  a  gazley  stare  at  all  the  millions  here

他闭上眼睛轻声唱起那一首歌未曾唱出的结尾?#39608;We  must  have  died  along  a  long  long  time  ago

我们一定会相继死去在很久很久以前

也在很久很久之后

.

.

?#36824;?#22810;久?#26007;?#26377;刹车的声音响起

一排巨大的车头灯直勾勾地照亮了?#31508;?br />
在沉重的脚步声中整个现场都?#33618;?#32676;熟悉的升华者镇压部队包围了

毕竟是特事处一旦动员起来整个新海都处于监控之中没有任何源质波动逃得过他们的眼睛

这么多部队动?#20445;?#21313;?#31181;?#23601;赶到了现场速度真不能算慢了

可惜这里结束的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快

很快有一个披着雨衣的中年男人排众而出他看上去略显苍老头发?#34892;?#26001;白厚重的雨衣下面快速?#20174;承?#30340;轮廓凸起隐约可以窥见沉重枪械的痕迹

他环顾着四周最后看向?#31508;?br />
红手套?#20800;?#20182;问在哪里

?#31508;?#25260;起手指了指汽车的残骸

死了中年?#31639;等?#22320;看着那一具彻底烧焦的尸体还有那一只残存的焦黑手套不可置信?#39608;?#26159;你

其实是一个路过的秃头英雄

?#31508;?#20302;声笑了笑?#39608;?#23601;在我快要被害的时候忽然从天而降救了我一掌打死了红手?#23383;?#21518;拂衣而去如果你硬要问个名字的话不如就称呼他为淮海?#25918;?#22855;侠吧

很明显这一套扯淡的话根?#20037;?#26377;任何可信度

因为现场还有监控录像

码头的保安又不是蠢货听到爆炸和枪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报警了

竟然是升华者吗

中年?#30636;?#33609;看完了监?#20800;?#22797;杂地看向?#31508;?#34429;然?#31508;?#26432;死的是?#20504;?#30340;恐怖分子没有错但在这之前的行动里实在有太多的?#20667;㡭?#35201;就这么各回各家大家当无事发生的话也太不给特事处面子了

那么他叹息了一声小子在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31508;?#20302;头认真想了半天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39608;?#22914;果硬要说有什么心得体会的话那就是听摇滚果然还是不能用手机的对吧

他点?#35828;?#22836;恩回头得攒钱买个CD机了啊

?#21834;?br />
中年人对?#31508;?#30340;粗线条再无话可说挥了挥手有手下走?#20384;?#32473;?#31508;?#30340;左手戴上了手铐然后将他架起走向了后面的装甲车

看着面前缓缓敞开的车门还有里面分隔出的囚禁室?#31508;?#32456;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果然这种事情还是不应该冲动的吧这下好了以后不用想怎么吃饭了说不定后半辈子都有?#26031;?#39277;了

所以下次办这种事情之前果然应该先去买个头套才行吧

只靠着一个佩奇面具完全什么用都?#25381;新|?br />
?#21834;?#25152;以?#33633;?#38271;你们要将天文会的雇员带到哪里去

那一瞬间他听见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39608;?#22914;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特事处虽然对天文会的成员也有监督的权力但具体的关?#39608;?#22788;置和审判是所在国的中央管理会才有的权力吧

而且今晚他刚刚代表天文会铲除了?#20504;章?#36827;现境中的一颗毒瘤不论怎么想都没道理接受这种待遇

?#31508;等?#22320;扭过头看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

是艾晴

她的神情平静双手淡定地交叠在一张膝前的毯子上或许是因为深夜的寒气她的手指白得透明一根根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在她身后尽职的女司机撑着一把大伞没有让一滴雨水落在她的身上

第一次被她称为?#33633;?#38271;的中年?#31639;读?#22909;久看着艾晴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31508;骸?#22825;文会的成?#20445;?#20182;什么时候

五天前?#31508;?#33258;愿成为?#26025;?#30340;时候签署了天文会的平民义务协助协议期限是一个月也就是说到现在他还是天文会的临时雇员

说着艾晴从夹带中拿出了一份协议向?#33633;?#38271;展示?#39608;?#25152;以他的?#26494;?#23433;全和所作所为都由天文会负责

如果您对这一场争斗还有什么疑惑的话明后天的时候?#19968;?#24102;他前往特事处做出详尽的解释不过现在的话可以请您把他的手铐打开么

?#33633;?#38271;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艾晴手中的协议却没有接过许久轻声笑了起来?#39608;?#31532;一次从你嘴里听到您这个词儿真是?#33804;?#21463;宠若惊啊

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松手给?#31508;?#25171;开了手铐

在离去之前他拍了?#24149;笔?#30340;肩膀?#39608;?#35760;得不要膨胀啊小鬼真希望我将来不会在特事处的监狱里看到你

说完他上车带队走了

?#21866;怖P?#21482;有呆滞地?#31508;?#36824;有伞下的少女

我什么时候跟你签的那个合同?#34987;笔?#30475;着那一?#28526;话?#26228;随手丢到水泊里的协议茫然地问?#39608;以?#20040;不知道

那个是我替你签的刚打印出来十多?#31181;?#36824;热着?#20800;?#22696;迹都没干看样子那个?#19968;?#20063;看出来了吧算是给了我一个面子

?#21834;?#35805;说你不是去金陵了吗

啊那是我骗你的

艾晴淡定地捧着一具小小地暖手炉如果我说我感觉你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所以还在你的口袋里放了定位器而?#19968;?#22312;这里更是从头看到了尾的话你会生气吗

?#31508;?#20667;?#35835;?#24456;久点头?#39608;啊?#26377;点吧

哦那?#25512;?#21543;不缺你一个

艾晴满不在乎地点头随手从夹袋里拿了一个东西丢进了?#31508;?#30340;怀里

他手忙脚乱的接住发现好像是一张磁卡但材质好像是什么合金那在手里沉甸甸的前面凸版印着一个地球的标志两侧有荆棘和桂叶纹章背后还有一个扣能?#33804;斯?#22312;胸前

这什么

你的保命符

她冷淡地说从今天往后你就是天文会东亚分部下属新海检察官的机要秘书了说实话我不在乎你究竟隐瞒着什么但如果你不想因为杀人罪?#36824;?#36827;监狱的话就准备好好地给我卖命干活儿吧

?#31508;等骸?#25105;这是被招安了吗

果然水浒传说得好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自己刚杀了个人放了把火这就成为天文会的成员了

而?#19968;?#26159;个秘书嘿呀男秘书真新奇

不是招安是服刑

艾晴瞥着他那一副傻笑窃喜的样子残忍地打消了他心中那么一点希望?#39608;?#31616;单来说活儿你干报告你写背黑锅你来送死你去你的工作内容就这么简单

希望你能做好准备在你的暑假结束之前还有很多活儿等着你干呢

想到如今还在重症监护?#20381;?#30340;柳东黎?#31508;?#24573;然心中一凉感觉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怎?#31383;e?#22312;线等挺急的

还?#23567;?br />
在离去之前艾晴回过最后看了他一眼

那一瞬间在渐渐稀疏的雨中?#31508;?#30475;到伞下的少女嘴角微微勾起

她说好久不见?#31508;?br />
http://www.ilda.tw/book_93068/4544680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lda.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138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