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笔趣阁 > 修真界种子选手 > 第149章 凤鸣山巅

第149章 凤鸣山巅

  昆仑山是一道极宽极长的山脉,凤鸣宫建在了其中两座山头——玉虚峰和玉珠峰上。

  核舟在玉虚峰山脚降落,远远望去便见十来个红衣飘扬的女子似学中红梅点点,在前方静候。

  寒月真人率先从核舟上下来,身后跟着灵葭,再次是裹着一身学白毛皮大氅的湛离。

  待两拨人互相走到近前,寒月真人礼貌地拱拱手,道:“在下灵翕派韩怿,特意前来凤鸣宫拜访。”

  为首的正是老熟人楼月楼宫主,她性格泼辣有主见,一向负责对外事宜,因此修真界众人提起凤鸣宫,最熟悉的便是她的名号。

  “韩?#27900;牛?#22909;?#35980;?#35265;,看来伤势已大好,恭喜了。”楼月依旧认得灵葭,客套完之后便笑着对她道:“上回我就邀请你到凤鸣宫来玩,这过了一百多年你才终于来了,可让我好等。”

  灵葭上前一步,甜甜地笑道:“楼宫主好!宫主看上去愈发美丽动人了。”对待一个女人,夸她好看是绝不会出错的。

  楼月大悦,对寒月真人打趣道:“韩?#27900;牛?#20320;这个小?#38477;?#21487;厉害得很,上回我碰见她骑着一只八阶的苍穹之羽从栗广林飞出来,不知吓坏了多少人,你是没瞧见那情形,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

  寒月真人抿抿唇,这件事他早听乐殊汇报过了,那次幸好在场的熟人比较多,也是托了小?#38477;?#20808;前积累的善缘,才得以平安无事。

  “多亏楼宫主维护,我这小?#38477;?#39037;劣得很,我是管不?#35828;摹!?#20182;状似无奈地应道。

  楼月却不赞同,“小姑娘,就是要这样才好。”

  寒月真人忙截住这个话题,转而拱手道:“灵翕派成立许久,在下一直忙于养伤,如今才前?#31383;?#35775;,还望贵派海涵。”

  按理说新?#25490;?#25104;立,总是要到各大?#25490;?#36208;访一番,以便建立外交友谊,同时也显示出对大?#25490;?#30340;尊重。可他养伤养了一百多年,灵翕派便一直默默无闻,只几个?#34892;?#20154;知晓罢了。

  楼月爽朗一笑,“凤鸣宫向来不注重这些虚礼,韩?#27900;?#26080;需见外。不知这?#36824;?#23064;是?”她瞄向灵葭身后的湛离,眼?#26032;?#26159;不?#21451;?#39280;的好奇和炽热。

  湛离:“……”

  所以他为什么要害怕脖子冷,不扎头发就下船。

  寒月真人尴尬不已,?#20154;?#19968;声,严肃道:“这是湛离,灵葭的厨子。他是个男子。”

  楼月以及身后一众凤鸣宫女修:“……”

  还有没有天理了。

  楼?#32599;?#23596;地哈哈两声,“我说怎么长相美艳中透着?#36824;?#33521;气,原来如此,哈哈哈。”她还道哪来的凡人小姑娘,不知拜师没有,凤鸣宫最爱收这种貌美如花的奇女子了。

  湛离始终木着脸,并不觉得得到了安慰。

  “那什么,别在这冰天雪地里杵着了,快随我进去吧。”楼月赶紧说道,伸手做请。

  “有劳楼宫主了。”寒月真人赶紧迈步。

  湛离默默掏出一根发带,将头发扎起来,旁边一个凤鸣宫女修盯着他使劲看。

  一直看到他不?#22836;?#22320;瞪回去,这才红着?#28818;?#19978;前,娇羞地开口:“公子,你的衣裳可真好看,这是雪狐的毛皮么?不知是在哪里买的?”

  “她送我的。”湛离果断把正在偷笑的灵葭一指。

  那女修便又满怀期待地看向灵葭。

  “这是仿制的哦,?#30343;?#30495;的雪狐毛皮。这款是伊葭坊的新品,姐姐若是?#19981;叮?#21487;以去珍珑阁看看。”灵葭不动声色地打了一波广告。

  “这个伊葭坊我听过!”又一个女修凑过来,兴冲冲地插嘴,“听说最初是在兕兕国面世的,卖的衣裳好看?#35980;?#24471;了,连那个曦露女王都?#19981;兜貌?#34892;,最后一件中品法宝级别的,也是最好看的,拍出了一万上品灵石的高价呢!”

  灵葭闻言,脚步不由顿了顿。

  这她倒不知道。

  封九可以的嘛,留了最后一件压箱底,一拍就拍出了总额六?#31181;?#19968;的价格。

  “前两个月听说又来了一批新货,才摆出来不到半?#31449;?#34987;人抢空了,可惜我收到消息的时候晚了,没来得及赶去,”那女修懊恼地说道,“我看小仙子你身上这件也特别好看,也是伊葭坊的么?”

  “是呀。”灵葭笑眯眯的。

  “真好,一定很难抢吧。”女修叹息一声。

  前方楼月神色莫名地回头,瞥了灵葭一眼。伊葭坊,莫非同她有什么关系?

  珍珑阁两次出售伊葭坊商品,她都在场,前后总共买了四件衣裳,花了不少灵石呢。

  可灵葭和湛离身上穿的这两款,她确定没有见过。

  这新品,莫非新到了还未上市的地步?

  楼月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35828;?#20107;情。

  凤鸣宫的大宫主名叫曹默娘,据说已经三千多岁,目前是化神中期,恐怕此生是无法突破炼虚了。

  她也看得开,最近慢慢开始放?#29575;种?#26435;力,准备在各宫宫主中挑选一位继承人来培养,她也好趁着剩下的数百年时光,放肆游历一番。

  这曹默娘也是个奇女子,生在贫苦的凡人乡下,一出生便是个哑巴,艰难长到七八岁,才被其师看中收徒,还替她治好了哑疾。

  “在下灵翕派韩怿,拜见曹宫主,这?#30343;?#21155;徒灵葭,这?#30343;?#28251;离。”寒月真人冲上首一袭红袍的曹默娘行礼。

  曹默娘看上去?#35753;?#21892;目的,向下方三人?#26469;?#28857;头,微笑道:“欢迎韩?#27900;?#21040;访,真是蓬荜生辉。快请坐吧。”

  宫主对?#27900;牛?#26412;该是?#38477;?#30340;,总不好一个高高坐着,一个在下面站着。

  寒月真人报以一笑,顺势在锦垫上坐下,曹默娘亦从高台上下来,在对面落座。

  灵葭对凤鸣宫又多出几分好感来。

  这些女修们虽看似生性高傲难以相处,实则心里都有?#39034;櫻?#33267;少对师父的这份尊重,是另外几大?#25490;?#37117;无法比拟的。

  “实不相瞒,在下此番前来,是有?#30343;?#24819;向贵派确认。”一番寒暄后,寒月真人郑重地说出目的来。

  曹默娘温和地笑道:?#32610;泼?#35831;讲。”

  “不知贵派是否有?#24187;?#21483;杜若的弟子?”

  曹莫娘神色一动。

  她身后的楼月神情陡然变了,急急道:?#32610;泼?#20309;?#39280;?#36215;她来?”

  喔,看来有戏哦。

  灵葭惬意地掏出一面往生镜。

  (http://www.ilda.tw/book_89172/4574334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lda.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顶级138娱乐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福彩开奖直播新浪 绝密彩票网8月18日 新疆11选5任5遗漏查询 深圳风采2019054 福彩中心3d开机号今天 30选5开奖查询结果 香港赛马会jk赛马结果 阳光国际娱乐城送钱 山东时时彩官方 35选7几点开奖 香港六合彩今日特马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乐彩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图 胜负彩17147期奖金 金钥匙高手论坛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