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笔趣阁 > 五胡明月 > 第二十八章:局势危急

第二十八章:局势危急

        第二十八章:局势危急

        我站在城楼上,看着城外遍野的火光,匈奴大营内传来的厮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我的内心竟然隐隐有种疯狂,多少流民的惨死都是这帮畜生干的,那么多的无辜生命就这么消失了!这熊熊大火怎么也烧不尽我心中的恨,当这帮豺狼穷困潦倒的时候我们汉人可怜他们即将饿死的可怜摸样,我们善良的百姓把他们养在身边和我们一起生活,他们却因为我们的自大而仇恨我们,忘却是谁在他?#24378;?#39295;死时给了他们一口吃的,即使有恨,为什么不去找那些当官的和地主?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百姓,他们和你们有什么区别也不断的遭受着压迫?#27994;浚。?#36825;才是反人类!?#24444;强?#22987;养肥时,就把贪婪的目光竟然望向了曾经的恩人,是儒教的思想害了我们的百?#31456;穡?#25105;想?#30343;牽?#32780;是人xing的贪婪点燃了这些胡族的本xing。城楼上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还?#24515;?#27425;救下的不少少年郎,火光映的看不清众?#35828;?#34920;情,但我知道,这场大火?#30343;强?#22987;,血的仇恨只能用血来?#27492;ⅲ?#20161;恕只能对自己的民族,而?#30343;?#21507;我们血肉的敌人!中华民族只需要其他民族的?#27425;?#21644;恐惧而?#30343;?#34394;伪的尊敬!

        公元310年七月二十四ri,汉国楚王刘聪登基,年号光?#24661;?

        我们收到刘聪登基的消息已经是好多ri后的事了……

        城内议事厅

        刘琨略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汉国最近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刘聪斩杀了汉国皇帝刘和,立刘渊的单皇后之子刘义为皇太弟,尊奉单氏为皇太后,自己的母亲张氏为帝太后。立自己的妻子呼延氏为皇后。

        这些全部印证了我之前还被围城时的猜测,众人听后对我的目光也变得复杂了……

        刘琨像是自嘲一般的笑了笑,说道:“还有两个消息跟我?#28508;?#36739;有关,刘聪封那个二世祖刘粲为河内王,派石勒为汉国并州刺史,汲郡公。呵呵”。

        我听到石勒的名字就头疼,这个人自比汉光武帝,崇拜汉高祖,能力志向都无话可说,是羯人里相当开明且手段毒辣的枭雄……那个石虎就是他的侄子,真是什么家族出什么样的人……

        众人对石勒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每个人都深锁眉头,如临大?#23567;?

        徐润看着众人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朗声道:“明公?#20266;?#24551;虑,一曲胡笳退匈奴,火烧匈奴大营,我听外面的百姓说,听到明公的名字,三岁的孩童晚上都不会再夜啼”。

        刘琨听后笑得很开心,一扫刚刚心里的yin霾,这个徐润怎么就会说话那么老?#30340;兀?#21016;琨听着徐润滔滔不绝的肺腑之言,那?#21507;?#26469;越红,最后又是放声狂笑不止。

        刘琨看着徐润那老实的样子,想到这次徐润制作卷叶胡笳有功,就开口道:“徐润听令,命你为晋阳令,你要好好招徕流民,恢复生机!”

        徐润兴奋的快忘乎所以了,毫无羞耻的膝行至刘琨面前,那滔滔不绝的马屁又开始了对刘琨的无差别攻击。

        刘琨又开始放声大笑……

        令狐盛气的脸都快生锈了,这个徐润也太不要脸了吧,?#30475;?#22827;的气节都不要了?

        我看着徐润的表演,真的很想鼓掌,但是硬是忍住了,这种人只可避开,不要招惹,不然早晚会被咬一口,但这拍马屁的功夫绝对是极品啊……

        刘琨这个?#35828;膞ing格真的和他的汉朝的先祖中山靖王刘胜十分相似,公子哥的脾气,困境的时候还能冷静面对,一旦ri子好过点就不知道节俭,挥霍无度,所以有时候很多人都会归附他,但很快?#21482;?#36208;掉很多人,可能身兼艺术家和军事家,两者之间转换的不太和?#22066;傘?

        刘群跟刘演基?#23616;?#25509;无?#26377;?#28070;的行为。

        晋阳令就这么封出去了,其他劳苦功高的也不打赏了吗?我看着刘琨和徐润两人,陷入深思,我偷偷看了眼令狐盛,发现他只气愤徐润这个人,对于刘琨的命令却没有丝毫的抵触情绪,这是多好多忠心的一个将领啊,怎么我这个师叔不会用呢?哎

        ?#36824;?#22914;何我在并州暂时比较安静了。

        同?#30343;?#38388;,洛阳丞相府

        司马?#25945;?#21040;汉国的刘渊死了,然后刘聪登基了还自封个什么狗屁皇帝,心里就觉得好笑。还?#26143;?#25253;说略阳(陕西省西南部,秦岭?#19979;矗?#27721;中盆地西缘,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地带)的氐族首领蒲洪拒绝了刘聪的封赏,自封为什么护?#25932;?#23561;,秦州刺史,略阳公,真是国之将亡,妖孽肆掠啊。

        司马越看着王衍的脸yin郁的问道:“还有什么消息一起说出来!”

        王衍看着手上的情报,也实在高兴不起来,只能尽量斟酌着?#20040;剩?#32531;缓说道:“雍州(一般是指现在陕西省中部北部、甘肃省(除去东南部)、青海省的东北部和宁夏**自治区一带地方。)的王如聚众5万袭击了征南将军山简等人还向汉国称臣了……还有一个好消息……

        司马越已经太久没听过所谓的好消息了,?#30343;?#38745;静的听王衍的报告。

        王衍看着这条消息,脸上有?#35828;?#31505;容,继续道:“刘琨拿下了晋阳,出?#34987;?#31574;的是明月公主”。

        司马越回身惊讶的看着王衍,关心的神态没有一点掩?#21361;?#21322;响后才自嘲的笑道:“一个才4岁多的小姑娘,能出?#34987;?#31574;了?哈哈哈哈哈,难道是庆孙附身?哈哈哈,如?#25105;?#20010;出?#34987;?#31574;呢?”

        王衍看着刘琨的奏章上?#30343;?#31616;单的提了一下而已,并没有详细的说明,只能对着司马越摇了摇头。

        司马?#36739;?#20837;了?#20102;跡?#30524;神慢慢变?#20040;?#29233;起来,缓缓道:“明月出去的也太久了……”

        王衍点?#35828;?#22836;,开口道:“明月的红姨有点想明月了……”

        司马越会心的笑了起来,拟旨:封刘琨为平北大将军,王浚为司空,嗯……?#26102;?#20154;段务勿尘为大单于。

        王衍看了一眼司马?#21073;?#24515;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只封段氏,不理拓跋氏,妙啊。

        王衍看司马?#21483;那?#22909;了一点接着说道:“京城的?#29976;?#30701;缺,已经一天比一天?#29616;?#20102;……”

        “向全国各地发檄令,插三根羽毛,要他们带上军士和?#29976;?#26469;勤王,嗯,给狗皇帝看一下,让他盖个印”。

        冬,十月,皇宫大殿

        皇帝的ri子不好过啊,汉国河内王刘粲,始安王刘曜和王弥率领4万大军进攻洛阳,石?#31456;?#39046;二万骑兵同刘粲汇合后,在绳池(靠近河南三门?#27994;?#20987;败监军裴邈,长驱?#27604;耄?#21040;达洛川。刘粲通过轘辕关,在梁国,陈郡,汝水,?#24444;?#38388;劫?#21360;?#30707;勒通过成皋关,十三ri,在仓垣包围陈留太守王赞,被王赞打败,?#35828;?#20102;文石津屯驻。

        皇帝现在每天最愿意干的事就是对?#25490;赏?#21508;处的使者哭泣,每天重复着同一句话:“替我对各地的将领说,现在还可以救援京师,晚了就来不及了!”

        司马越看着皇帝那收放自如的眼泪,心里只有冷笑,心道:**就会哭吗?

        王衍开口道:“陛下,征南将军山简收到檄文后派都护王万前来……”

        皇帝瞬间止住?#27515;幔?#38382;道:“何时到达?”

        王衍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前些ri被贼寇王如打败了,现在王如进逼襄阳,山简环城固守派不出兵了”。

        皇帝看着王衍,那眼泪又瞬间流了下来……

        王衍继续说道:“我族弟王?#25105;?#20174;荆州亲?#26376;?#20891;勤王了”。

        皇帝的眼泪?#31181;?#20303;了,急道:“可曾来信说何时能到达?”

        王衍哀声叹气的道:“我族弟的部队是临时召集起来的山野匹夫,一听山简被围,这帮野人竟然自顾自的逃去了,贱民啊!”

        皇帝?#32933;?#26377;点不知道要不要再瞬间流泪了……一脸尴尬的看着王衍,一阵无语。

        司马越向王衍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

        王衍会意的点?#35828;?#22836;。

        皇帝无奈的看着司马?#21073;?#22996;屈的说道:“太傅,如何是好啊?”

        司马越一听皇帝叫他太傅就来火,不知道我自封丞相了吗?#27994;浚坎还?#24403;面也不好发作,只好不理皇帝,假装在思考的样子。

        皇帝跌坐在地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抽泣的哭了起来……

        众大臣觉得局势越来危机,开始一个个怂恿皇帝迁都,洛阳现在完全没有屏障,每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人要疯的……

        王衍看着这些窝囊废,一个个只会出馊主意,冷哼了一声,整个皇宫大殿都安静了下来。

        王衍说道:“臣已经把自己府内的所?#26032;?#36710;和驾车的牛都卖掉了,我想大家一起把不必要的东西都卖掉点,一定会等到援军前来的,都是高门大族出身,也该为国出出力了,皇帝养着你们这些人,难道关键的时候你们就只会哭泣和逃跑?”

        司马越非常?#37070;?#30340;看着王衍,这个时候的确要先稳定人心啊。?#36824;?#36825;个风雨飘摇的社稷该怎?#31383;?#21602;,他司马越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了,太乱了……

        黄河边上

        石勒看着正在渡过黄河的军队,张?#38718;?#39532;来到他的面前,递上了一份书信。

        石勒看了看书信上的署名?#21644;?#22914;

        张宾适时的说道:“使者说这个王如已经上表向我国皇帝刘聪称臣,汲郡公意下如?#21361;俊?

        石勒轻蔑的笑道:“什么狗屁王如,老子听都没听说过,全部灭了。。。。。。”

  (http://www.ilda.tw/book_24059/10431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lda.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顶级138娱乐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三张一样的扑克牌叫什么 新疆时时彩几点结束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 周天师精准平特一有 cba排名 3d和值500期 乒乓球冠军柳旭飞 足球分析软件 幸运农场彩色走势图 新浪体育nba直播视频 双色球彩票走势图揭秘 大陆真人百家乐 七乐彩走势图2浙江风采 山西新时时彩开奖号码 幸运武林河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