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笔趣阁 > 五胡明月 > 第二十七章:一曲胡笳救孤城

第二十七章:一曲胡笳救孤城

        第二十七章:一曲胡笳救孤城

        晋阳城外的匈奴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30343;?#36824;会拉点流民前来冲击城门,但流民里已经看不见孩童的身影了……,他们的目的已经?#30343;?#35201;依靠这些流民去冲击城门,而?#30343;?#35201;不断摧残每一个守军的心,这个少年将军简?#26412;?#26159;一个嗜血的魔鬼……

        “听说了吗,这些匈奴人里面基本都是羯人,他?#21069;?#37027;些被杀的孩子,煮了吃了......”,一个士兵的脸上满?#24378;?#24807;。

        “我也听说了,那些死去的女人也被拉回他们营地给吃了……”,另一个士兵的话仿佛就是为了验证前一个?#35828;?#35828;法的真实xing一样,接二连三的有不少士兵附和着。

        对于城外的匈奴人不断驱使流民前来送死,守兵们的心里防线真的快崩溃了,没ri没夜的防守,休息的时间也很少,每天还要亲手she杀无辜的百姓,作为?#35828;牧?#24515;已经麻木不仁了……

        刘琨也只来府上看过我一次,其他时间也都在城墙上,今天刘琨又来见我,看看我的身体是否可以和他一起去参加一个会议,今夜他将紧急召集?#24605;?#20301;主要负责的将领,?#24613;?#22312;城墙上开个小型军事会议。

        我觉得我的身体没有什?#27425;?#39064;了,又见到刘琨很真诚的样子,我没有理由拒绝。

        晚上

        “叔父,这样下去快守不住了……”,刘演低声?#28291;骸?#29616;在城里的百姓也人心惶惶,甚至有想出逃的迹象,要?#30343;?#21256;奴人把我们团团围住,可能已经有人逃跑了……”

        “父亲,我们的物资消耗太快了,伤员也越来越多,这样下去我们可能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刘群的脸上?#27531;?#28385;了无奈……

        令狐盛?#30343;?#25671;了摇头,没有吭声,基本快无兵可派了……

        刘琨看着这几个人,心中也很无奈,突然?#23454;溃骸?#24464;润呢,怎么不见人影?”

        令狐盛冷哼了一声,回?#28291;骸?#20182;不知道在哪里醉生梦死呢”。

        冉瞻听了令狐盛的话倒没有什么反应,继续擦拭自己的刀和长矛。

        刘琨的脸上倒是抽了一下,但并没有任何言语。

        众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互相看着……

        现在根本没有援军,也派不出人突出重围,也没有人可以逃过匈奴铁骑的追杀,拓跋猗卢此时也应该正在和王浚?#31539;剑?#30701;时间内也不会马上分出胜负,可以救自己的就只有我们自己了……

        我突然向令狐盛?#23454;溃骸?#20196;狐伯伯可有平阳方面的消息”。

        “听说刘渊已经死了,现在是刘和做了汉国的皇帝,明月你问这个做什么?”令狐盛?#34892;?#19981;解。

        我在回忆这个刘和的历史,依稀记得刘渊之后登?#20384;?#21490;舞台的应该是刘聪啊,怎么多了个刘和?难道要经历一次政变吗?在这个时代倒是?#39029;?#20415;饭,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政变,如果政变了,那石虎倒是有可能被调回去,暂时放弃晋阳,我们也有了暂时喘息的机会。但是刘和什么时候死呢?难道要几年后吗?我们可等不起啊……

        我思考了一下,回答?#28291;骸?#21256;奴汉国新皇登基,必然会巩固自己的势力,而汉国的行政制度还有点部落制的味?#28291;?#21508;个诸侯王是否都服从这个新皇刘和呢?”

        刘演开口?#28291;骸?#36825;个刘和,在汉国国内名声并不好,据说本xing十分猜?#26432;?#20154;,待人也尖刻少恩,?#30343;?#33021;容?#35828;?#20154;,我想难得这次诸侯各王齐聚一堂,说不定……”

        刘琨摇了摇头,慢慢说?#28291;骸?#19981;要去猜测,现在的情况这样的猜测?#30343;?#30011;饼。

        刘琨立起身在城墙上缓步走?#24605;?#27493;,看着不远处的匈奴大营灯火点点,心中的郁闷再也无法抑制,一声清啸后,拿出了一管胡笳,开始独自吹奏,曲调十分悠远哀伤,靠的近点的匈奴人似乎也听到了胡笳的声音,?#36861;?#32858;集在一起来倾听。

        我们几个也被曲调中的无奈所打动,我突然发现城下的匈奴们似乎有点聚集的样子,?#30343;?#20026;了攻击,而?#30343;?#32858;集在一起听胡笳的声音,我的脑子?#22411;蝗幻?#20986;了一个典故,脱口?#28291;骸?#22235;面楚歌!”

        刘琨?#28508;?#20063;同时传出了声音:不错,十面埋伏!

        我和刘琨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说不出的心心相惜之感,果然君子所见略同。

        众人不解的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说起这个“十面埋伏”的典故是?#25105;?#20041;,现在是我?#28508;?#21256;奴人团团围住,又?#30343;?#25105;们围住他们,这个“十面埋伏?#34987;?#32773;“四面楚歌”有个屁用呢?

        刘琨看着我并没有言语,反而在眼神间鼓动我说出来。

        我心下会意,点?#35828;?#22836;,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令狐伯伯和各位哥哥,你觉得我们现在的情况是?#30343;?#24456;辛苦?”

        众人都点?#35828;?#22836;,心想这?#30343;?#24223;话吗?

        我继续说?#28291;骸?#25105;们很辛苦,难道匈奴不辛苦吗?他们的消耗就比我们小吗?他们?#30343;?#26469;暂时替换刘粲的部队,而这支部?#21448;?#35201;组成都是羯人,羯人是匈奴各?#24656;?#26368;低下的部族,如今又是远道而来,难道他们不会疲?#23396;穡?#38590;道他们就不怕死吗?人心脆弱的时候最怕听到什么呢?”

        令狐盛思考了一下,沉声?#28291;骸跋?#38899;!”

        “是的,当年韩信破项羽使用十面埋伏,不就是用一些会楚语的人唱楚地的歌来动摇军心吗?”,我觉得大家的思路已经被我引导起来了,有点小兴奋。

        刘群开口?#23454;溃骸?#21487;是难道唱唱歌就能破?#26032;穡俊?

        “当然?#30343;牽?#20065;音的作用就是让人放?#23665;?#22791;,甚至产生思念家乡的情绪,如果我们连续几ri在晚上吹奏他们家乡的胡笳曲调,你说,一到夜晚,他们还有多少战斗力呢?定然会有松懈出现,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刘琨看向众?#35828;?#30446;光也坚毅起来,缓?#21644;?#20986;两个字:“夜袭!”

        城主府内

        我和冉瞻找到了醉生梦死的徐润,看到冉瞻高大的身形,他以为匈奴进来了呢,连呼大王?#25343;?#25340;命磕头求饶,等酒被吓醒了一点,才看清原来是我们两个,脸上的神态真是jing?#22987;?#20102;……

        徐润强自镇定了情绪,板起脸装出长辈的样子呵斥?#28291;骸?#20004;个小屁孩,找你们徐叔叔干什么?”

        我强忍住笑?#28291;骸?#24464;叔叔,晋阳的危机越来越?#29616;?#20102;,现在唯一可以救这晋阳城百姓的人只有您了”。

        徐润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段时间的不作为引起不满了,难道人都已经打光了,要我去充壮丁了?”

        我看着徐润那如猪肝一样难看的脸只想笑,?#36824;?#20891;情紧急也没有太多心思作弄他了,快速的把自己和刘琨的想法告诉了他,希望他尽快做出一批胡笳,然后亲自挑选人吹一个曲调的胡笳,每晚集体去吹奏。

        听我说完后,徐润心里真是大呼知己啊,徐润的心里就像被涂了最好的蜂蜜一样,你看看,用音乐来取胜,何等的高雅啊,我为什么一直不出去帮忙,就是因为我要养好身体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啊,你看,现在终于轮到我施展才华的时候了!

        徐润的双眼冒着光,立马答应下来,而且很积极的开始?#24613;?#21644;挑选人才。

        我不得不佩服徐润在艺术方面的造诣,他仅仅用当地的一种卷叶,就粗制?#24605;?#21313;支胡笳,然后每晚,在双方劳累一天后,开始集体吹奏,他们吹得既哀伤、又凄婉,因为吹奏的人数不少,所以声音传得很远,整个匈奴的营地都能听得见,而我担心?#30343;?#26202;上吹?#36824;?#21170;,就安排徐润再辛苦下,午夜和凌晨都?#24433;?#21561;奏!徐润还真是吃艺术饭的,一点也不觉得累,他现在完全沉浸在艺术的氛围里了,而且有那么多人去听,简?#31508;歉手?#22914;饴啊。用音乐战胜胡虏……古今未有啊……

        我不知道真实的历史上刘琨是怎么一曲胡笳救孤城的,但我相信绝对?#30343;?#21490;书上写得那样,那玩意是士大夫们自吹自擂意yin的产物,匈奴怎么可能听到胡笳声就痛哭流涕自?#21644;?#20853;,扯蛋嘛!

        几ri后的夜晚

        石虎最近情绪还不错,每天晚上跟那些流民里的女人尽情发泄后,都能听到家乡的曲子,所以这些天攻城的节奏也在不知不觉中放缓了。

        石虎今天的兴致很高,大半夜了还在玩女人,?#31539;?#37324;的石虎正在疯狂的和面前这个女?#35828;?#34892;那鱼水之乐,而这个女人也根本?#36824;?#30707;虎如何疯狂,?#30343;?#25340;命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嘴里发出的声音里掺杂着呻吟声还有咀嚼食物的声音……

        “夜袭!!!是夜袭!!!!”。匈奴士兵们惊慌失措,连续多ri的胡笳曲调,又没有出现任?#25105;?#26679;,让他们放松了jing惕,?#31185;?#20063;逐渐低落起来,在这种双方对拼最后心态的节骨眼上,匈奴人确实是放松了……

        冉瞻的长矛刺穿着一个又一个匈奴士兵的胸膛,刘琨的剑也不断?#35802;?#21256;奴?#35828;耐仿?#20196;狐盛兴奋的四处放火,痛快啊!

        石虎听到了喊杀声,也感觉到了突然嘈杂起来的营地,不舍的停止了疯狂的行动,一脚踹开了面前的女人,心中的怒火一时无法宣泄……石虎狠起一脚,踹在这个女?#35828;?#22836;上,这可怜的女?#35828;?#22330;就毙命了,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对这个世界的留?#25285;?#22068;巴里还塞满了各种食物,鲜血慢慢流满了整张脸……

        石虎走出自己的?#31539;剩?#25381;剑砍死了路过自己身边的匈奴士兵,大吼?#28291;骸?#37117;给老子回来,给我挡住!竟然敢偷袭我!!!”。

        匈奴士兵已经惊慌失措,哪里还会听他说什么,没死的都快速的在向四面?#30001;ⅲ?#30707;虎也知道大势已去,又砍翻了一个匈奴士兵,夺了他的马,翻身上马,夺路而逃……

        石虎侧头看着后面?#24524;?#30340;?#31539;剩?#24515;头的怒火越来越盛,耻辱啊……第一次领兵攻城就如此大败,一定要报仇啊……明月公主吗?等着我吧……哈哈哈……

        嗖的一箭,不知何处she的一支冷箭,正中石虎的屁股,痛的他直咬?#28291;?#30701;时间内看来需要先养伤了……

  (http://www.ilda.tw/book_24059/10431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lda.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顶级138娱乐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rt id="akkeu"></rt><rt id="akkeu"></rt>
<rt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rt>
<rt id="akkeu"></rt>
<acronym id="akkeu"><optgroup id="akkeu"></optgroup></acronym>
<sup id="akkeu"><small id="akkeu"></small></sup>
<tr id="akkeu"></tr><rt id="akkeu"></rt>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彩有没有官网 内蒙古快3购买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开奖结果 河内5分彩实战技巧技术解析 彩吧助手排列三试机号 i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大乐透2019年歨势图 中福在线投注站 甘肃快3和值50期计划 福利彩票2019071开奖结果 中国足彩网彩票比分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大赢家 北京快3开奖l结果近50期 云南快乐10分开奖数据